▷ 感谢各位大大关注 ◁

现在专注搞图了

P图禁all/二传注明出处

无偿接图 有需要走微博 ▷ @岁啦啦

【勋鹿】人面桃花

生贺hhh 小镜像微博直通http://weibo.com/3947927966/CcUI0cV0L?type=comment#_rnd1428846695953


>>>>>>>>>>>>>>>>>>>>>>>>>>>>>>>>>>>>


C1


  满是灰尘气味的老旧楼房里,边伯贤趿拉着拖鞋快步走下楼,引起无数灰尘颗粒飞扬起来,在有阳光照射的地方格外显眼。下了两条楼梯,他停在一扇暗红色的铁门前,“咚咚咚”地一阵狂拍,门才终于打开。门内的男人眯着眼睛,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衣服皱巴巴,一看就是刚醒的样子。


  “你!是不是又没去交水电费!”边伯贤抬起下巴,皱着眉。


  男人揉了好一阵眼睛,才闷闷地说:“嗯……好像是……”


  边伯贤气不过,从裤包里掏出几张单子举到男人面前,“好像?你看看你看看!单子上都有罚款了!这次要不是朴灿烈在单元门口看见去帮你缴了,你就等着被断水断电吧!”


  “哎哟喂,小声点儿,这不是还没断呢嘛。替我谢过朴兄了,赶明儿拿钱给他。”说完就作势要关门,被边伯贤一把拦住。


  边伯贤探了个脑袋进去,入眼的地方哪儿是住人的啊,简直就是战场!地上全是衣服、鞋,还有各种零食包装袋,方便面桶……屋里的光线还特别昏暗,他扭头一看,靠!敢情客厅的窗帘都没拉开。


  边伯贤把脑袋退回去,不自然的扯扯嘴角干笑两声,“我说……鹿晗啊……你这才休假几天啊,家里就成这样了……”


  鹿晗看了看屋里,抓抓脖子,满不在意,“噢……我懒得收,就这样了。你要进来吗,还是要回去了。”


  “还不回去。”说完就一头扎进鹿晗家,开始帮他收拾“战场”。边收拾边在心里想,真不知道他和朴灿烈还没搬来的时候这家伙是怎么过的。


  鹿晗去了卫生间洗漱,十分钟之后出来才终于有了人样。


  “几点了,该吃中午饭了吗?”鹿晗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边伯贤收拾。


  边伯贤看他一副大爷样坐在那儿,又怒了,“你要是觉得闲,就别光想着吃,过来帮着收拾。”


  鹿晗没话,起身就开始帮着收拾。反正肚子还不是很饿。


  两人收拾了一阵,终于把客厅地板上的东西给一一归置好,客厅收拾完,转战卧室。边伯贤一进门,就看见地上散着几本书,心想这家伙怎么就那么喜欢往地上扔东西呢。捡起一本,扫了一眼封面,瞥到“吴世勋”这个名字,边伯贤立马就懂了。


  ……


  鹿晗本来想去看看边伯贤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结果一进卧室就看到边伯贤捧着娱乐杂志,认真地看着。


  “干嘛呢!”鹿晗叫了一句,把边伯贤吓了一跳。


  “没干嘛……学你一样看看明星资讯,怎么啦!”


  鹿晗点点头,没说什么,自顾自走过去把散在地上的书给捡起来码齐,放到桌上。


  肚子突然有些饿,鹿晗跳过去搂住边伯贤的脖子,想拉他一起去吃饭,“饿死了……走!小锅米线甩起!”


  “走着!”


  ……


  “哎,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吴世勋啊……”边伯贤终于还是问出来了。


  鹿晗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掷地有声,“嗯!喜欢!”


C2


  初春,教室窗外的桃树开了花,赶上近几天风大,大片大片被吹落到地上的花瓣扫都扫不完。鹿晗杵着腮,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突然觉得有些可惜,花瓣被微风吹落那是美景,被大风吹落,那就是摧残了。目光朝向满地的落花,他突然有点儿理解黛玉葬花的行为了。


  “鹿晗!上黑板来写这题的解题思路。”物理老师叫到他。


  鹿晗赶紧回神,紧绷地站起来。这节课一直在分神,别说解题思路了,他就连在讲哪题都不知道啊……为难地看了看两边的同学,大家都正在埋头解题,没人能帮他了……呼出一口气,正准备赴死一般地走上讲台,背脊就被人戳了一下。鹿晗侧头,看见吴世勋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会意后,便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接过纸条,走上讲台。他不经意地用手指摩挲过纸条,暖暖的,带着吴世勋的体温。


  ……


  终于熬到下课,盼来了午休。吴世勋从椅子背后拿出吉他背上,叫上鹿晗一起去吃饭。


  “诶?你吉他课不是放学以后才有吗,怎么现在就背上了。”鹿晗有些不解。


  吴世勋嘿嘿笑两声,故作神秘地说,“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老梗!鹿晗腹诽。


  等两人酒足饭饱进了校门,都没见吴世勋有什么动作,鹿晗的好奇心突然就冒出来了。


  “你到底拿吉他干嘛啊。”


  吴世勋低低说了一句,“到教室窗户边你就知道了。”说完拉上鹿晗的手就跑起来。


  鹿晗边跑边想,教室窗户边?难不成是要去桃树那儿?可和他拿着吉他又有什么关系……


  果不其然,吴世勋拉着鹿晗到了桃树下,然后把吉他从包里拿出来,一屁股坐在树下,摆了个造型,对鹿晗说了一句特无聊的话,“我帅吗!”


  鹿晗差点儿没噎着,干笑两声,应声说,“帅!帅……帅得很……”


  “那就好。来吧,给我照一张!”


  “你什么毛病啊,敢情跑这儿来就为了照一张?”鹿晗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


  吴世勋依然保持着刚才的造型,拉了拉衣服,“不止,还有别的呢。”


  鹿晗彻底被打败,只好拿出手机来给他照相。镜头下的吴世勋,置身于一片粉红之中,一条腿曲起,一条腿平放,吉他搭在曲起的那条腿上,手有意无意的拨弄着吉他弦,他低着头,轮廓清晰分明,专注的样子让鹿晗看的有些愣。此情此景之下,他突然想到一句诗。


  人面桃花相映红。


  “喂喂!拍好了吗,我屁股都坐疼了。”吴世勋拍拍屁股站起来。


  鹿晗回神,把手机丢给他看,“拍好了拍好了,自己看去。”


  “哦哟,还拍的挺好。”


  “那当然了!”鹿晗嘿嘿地笑,倒是不谦虚。


  吴世勋看着鹿晗那副尾巴都要翘到天上的样子,笑的像中了乐透。


  “行了,回教室吧,要上午自习了。”鹿晗抬起腿先走。


  吴世勋点点头跟上。

  

  微风乍起,又落花。


C3


  “鹿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再急着去练球都得先把教室给打扫干净。每次都让人家女生帮你值日这合适吗?不合适是吧,知道就好,高二的人了也是个大小伙子了,该你做的事情就不能逃避知道吗?”班主任循循善诱的说教着。


  鹿晗看他好不容易不说了,正想以练球为理由跑路,口都还没来得及开,班主任就又开始发连环炮了。


  “我知道你赶着去练球,校队的事也辛苦你了。这样吧,你今天就去把教室打扫干净,然后接下来的一周你都不用值日了。怎么样?很划算吧?”


  鹿晗心里埋怨老师,知道我辛苦,知道我赶着去练球,还让我去扫地?“老师……我一个打扫吗?”


  “是啊,不然呢?”班主任挑眉看着他,一副不可违抗的嘴脸。


  鹿晗重重呼出一口气,迈出了办公室。


  ……


  要是说起学生时代学生最讨厌干的事,怎么着也得有值日这一件。一半学生讨厌值日是因为懒,而另一半学生则认为值日太耽误时间,有这些时间,他们可以做太多比值日更有意义的事。鹿晗正属于这一半,他一边胡乱挥着扫把一边够头朝球场看,踢球心切,他加快了挥扫把的速度。


  “咳咳……你干嘛呢啊……”


  鹿晗闻声朝教室门看去,吴世勋正捂着嘴站在那里。


  “扫地啊!你怎么回来了?”


  吴世勋绕过鹿晗来到座位,从抽屉里掏了个东西出来装进包里。


  “我回来拿东西。今天好像不是你值日啊……怎么着?被老班罚扫了?”吴世勋窃笑。


  看他笑,鹿晗又胡乱挥了两下扫把,“你还笑!!你瞧瞧我这多惨!一个人打扫教室!练球还迟到了,待会儿教练肯定得骂我!”


  “给我吧,你快去练球。”吴世勋拿过鹿晗手里的扫把,心说就照他这么扫,得扫到哪天哪月才能扫干净。


  鹿晗简直乐得口水都快笑出来了,“你要帮我扫?天呐!这就是兄弟啊!所谓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好!你扫着!我去把垃圾给倒了!”


  鹿晗倒完垃圾回来,吴世勋已经开始拖地了,看他熟练的三下两下拖完,把桌子挪齐,又擦了黑板,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鹿晗“啧啧”两声以表佩服。


  “我去把抹布和拖把洗了就搞定了,你先走吧,不是赶着练球吗。”


  “噢噢噢!那我先走了!今天谢了啊~”说完鹿晗就朝球场奔去。


  边跑还边想,这吴世勋人确实挺好的啊……毕竟肯帮人值日可不容易。


C4


  转眼升入高三,学习气氛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了,每个人都被紧张空气所笼罩。大家不再拿闲暇的时间来娱乐,而是把自己泡在题海、书海里,满脑子都是学习。就连一向吊儿郎当的鹿晗都有了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和请教吴世勋问题里度过。


  下了晚自习,鹿晗收好书包正准备回家的时候,接到了鹿妈的电话。告诉他今晚得自己解决晚饭,他们两口子串门去了,明天才回得来。他能撑完这一天的动力,就是每天晚上回家他妈给做的一桌子好吃的,现在动力没有了,鹿晗一下子就泄了气,愁眉苦脸的。


  “怎么了,便秘啊?”吴世勋戳戳他的脸。


  “你才便秘呢!我是愁,今晚没人给我做饭了。”


  “……就这点儿事儿?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呢把你愁成这样。怎么没吃的了,走!跟我回去,我做给你吃。”说完,吴世勋就拎上鹿晗的书包豪爽地迈步走去。


  鹿晗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不是他瞧不起吴世勋,而是吴世勋给他的感觉,根本就不像是会做饭的人……于是揣着满腹的怀疑和担心跟吴世勋一路回了家。


  直到吴世勋把菜摆了一桌子,鹿晗才彻底打消了自己的顾虑。吴世勋所谓的“我做给你吃”就是把冰箱里的菜解冻以后放进微波炉热给他吃,不过这比起吴世勋亲自下厨的情况,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想到这里,鹿晗又往嘴里塞了两块牛肉。


  “怎么样,好吃吧?”吴世勋杵着腮看鹿晗吃。


  鹿晗嘴里塞满了菜,含含糊糊的应,“好吃……”


  “那就好!”吴世勋的脸上堆满了笑意。


  鹿晗的食量惊人的大,果然人不可貌相。吴世勋热了一桌子菜,没有十个也有八九个了,鹿晗全部扫荡完毕,外加三碗大米饭。吃了这么些,他居然还有肚子吃茶几上的面包和水果……


  “世勋,你家冰箱里怎么有那么多菜啊。”鹿晗啃着苹果问他。


  “我爸我妈都经常不在家,他们又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干净,所以就请了个阿姨来给我做饭,每次都做足两天的份,你刚才把我一天半的份都给吃没了。”吴世勋皱眉,佯装生气。


  “哎呀呀,别那么小气,赶明儿我请你吃大餐!”鹿晗底气十足地说。


  “什么大餐!”


  “过桥米线!”


  “……”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开始做作业。按平时吴世勋的速度,大概写到凌晨十二点就差不多能完了。但是今天有鹿晗在,做完规定完成的作业以后他还得额外给他讲题,改题,整理错误点……这么一折腾就三点多了。两人都累得不行,草草洗漱了一下就准备睡觉。


  “你和我睡一个屋吧,客房好久没打扫了。”吴世勋拉着鹿晗就往自己房间拽。


  “我看挺好的啊,好久没打扫也不怕,能睡就成。”鹿晗执意想去客房睡,总觉得和吴世勋睡一张床上有点儿别扭……


  吴世勋看出了鹿晗的那点儿心思,直接挑明,“我又不能拿你怎么样,睡一起又怎么了,咱俩都是男的。”


  “我……我还从来没跟男的睡过一个床呢……”鹿晗有点儿不好意思。


  吴世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跟男的睡过,那跟女的睡过啊?”


  “嗯……跟我妈睡过。”


  吴世勋实在受不了鹿晗,拍了拍他的背,还是拉他进了自己的房间,“你神经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鹿晗点点头,悻悻地爬上了床。吴世勋重新拿了床被子,也躺下了。


  等旁边那人的呼吸渐渐均匀,吴世勋便支起半个身子仔细地看着他,心里发出种种感慨,睫毛真长啊……脸果然很小……怎么越看越像小姑娘……看着看着,突然就想摸摸,吴世勋小心地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鹿晗的嘴角,越来越觉得他睡着的样子可爱,不知怎么着,他就想要亲鹿晗一口……行动总是比思想快一步,他还没来得及审视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就已经做了。落了一个轻轻的吻在鹿晗的脸颊。柔软的触感让他心情大好,也没把这轻描淡写的偷吻放在心上,心想反正这家伙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愉快的翻身睡觉。


  忽略某人紧绷的身体和出汗的手心,这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啊。


  


C4


  “据市气象台监测,我市昨日全天平均风力在四级左右,11时14分瞬时风力达到8级。每年三月,我市就进入大风时期,这将一直持续到5月雨季开始后,大气环流调整,风力才会有所减弱……”


  窗外的风在呼啸,鹿晗把窗户打开了一个缝,疾风立马就灌了进来,吹得鹿晗脖子发凉,他赶紧把窗户关上,坐回沙发。


  电视台一连两天都在播报大风预警,提醒市民出行注意,接着又报道了近几天的森林火险等级,呼吁大家注意防范森林火灾。


  鹿晗觉得无聊,就换了个台,是娱乐频道,他想转台,可手却没动。


  “XX娱乐新晋艺人吴世勋将于2.25日在XX体育馆举行出道live……”


  盯着电视呆呆看了一阵,直到关于吴世勋的报道结束,他才关了电视。


  看时间还早,他就搬了个凳子坐到楼下的院子里,看着那棵日益见长的桃树,心里就暖暖的。这是他去年年初亲手种下的桃树,转过一年,小树苗也长成大树了。现在正逢桃花开放的季节,树上开满了粉红的小花,可惜的是,最近风大,把好些都吹到地上去了。鹿晗突然就想到了以前高中时候窗外的那棵桃树,每次开花都会被大风吹落散的一地。离开学校那么多年,真想回去看看,看看那棵桃树,看看以前呆过的教室,看看教导过他的老师……还有,还有曾和他一起经常呆在在桃树下的人……即使知道不可能见到,他还是想回去看看。


  再次面对高中校门,鹿晗的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座学校一点儿没变,依旧是那样安静,亲切。像是一个阔别多年的老友,在某天突然想起时,回头发现他还一直在那里,在那里等着他,等着与他重逢,与他拥抱。


  现在还正值放假期间,校园里只有高三的学生开始上课了。鹿晗慢慢的在路上走着,走过食堂,走过田径场,走过花园,走过长廊……走完了校园里的每一条路,他才终于走到那棵窗边的桃树前,走过去,用手摸了摸树干,它变得更加挺拔了,花开的也比以前多了。真好。


  窗内还有学生在上课,鹿晗看着他们,回忆起了自己宝贵的那三年。高一,他通过了校足球队的考核,顺利进入校队;高二,因为踢球的关系,成绩一落千丈,会考只拿了两个A;高三,成绩提高,爱好之中多了一项“和吴世勋在一起”。


  风还在吹,桃树上的花瓣落了一地的粉红。他又不可克制的想起了吴世勋……


  ……


  吴世勋发现,自那天鹿晗在他家过夜以后,他们的关系就开始变得有些奇怪。鹿晗好像有些刻意的疏远他,早上不再会约他一起吃早点;课间不再会来约自己去小卖部买东西;放学不再会约他一起复习功课……自己主动和他说话他也待理不理的。本想抽时间问他,可毕竟不是小姑娘,芝麻大点事儿不值得纠结。但吴世勋就是觉得不痛快,这种不温不火的关系让他受不了。


  “鹿晗!今天放学以后有时间吗?”


  对于吴世勋的主动邀约鹿晗略显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拒绝但又觉得有些不好,“呃……有吧……有事吗?”


  “我学吉他的地方今天有学员展示赛,想叫你过去看。可以吗?”


  “好啊……”说到这里,鹿晗才想起来虽然一直知道吴世勋在学吉他,但是还没有正式的听他演奏过,去见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吴世勋元气满满,“那说定了!放学一起走!”


  放学后两人一起去往吴世勋学吉他的地方,路上吴世勋一直在说他学吉他时候的事,鹿晗从没觉得他有那么话唠……说是学员展示赛,鹿晗原本以为会在教室或者大厅之类的地方举行,没想到人家还在剧场里办。进场前,吴世勋对鹿晗说了最后一句,“今天我不仅是弹,我还要唱,洗耳恭听吧!”


  进场后吴世勋去了后台准备,鹿晗则选了一个比较靠前的位置坐下,没一会儿就开场了。


  “下面我们有请1号学员,吴世勋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鹿晗没想到吴世勋居然是第一个!第一个很吃亏诶……他不由替吴世勋抱不平。


  “今天这首歌送给在场的一个对我来说很特别的人,谢谢大家。”


  鹿晗听完这句,总觉得他有所指,下意识的看看周围,再看回舞台的时候,他发现吴世勋正笑着看他,他赶忙干咳两声错开视线。


  吴世勋坐上椅子,调整好姿势,拨动琴弦,歌声流溢。


  直到有一天,我们不再疯狂,请不要失望,哪怕平淡收场。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在远方,请不要悲伤,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你会笑着抬头望。我愿化作清晨,那叫醒你的阳光。


  “吴世勋,你觉得我怎么样?”比赛结束后,鹿晗问。


  吴世勋呆了呆,“什么怎么样?”


  “啊呀!就是你觉得我这个人还可以不?”说完有些尴尬地揉揉鼻子,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吴世勋这个。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诶……”吴世勋挑挑眉。


  “噢……”某人语气好像有些失望。


  吴世勋察觉到了他语气里的不对劲,便跳过去搂住他的肩膀。


  “你挺好的!”


  鹿晗瞅他一眼,“敷衍。”


  “我吴世勋做人很诚实的!绝不说半句假话!”你明明就很好啊。


  看他一副假正经的样子鹿晗“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当天晚上鹿晗收到吴世勋的一条短信:那你觉得我怎么样?鹿晗没回,没多久又收到一条:你知道“君が好ぎだ”是什么意思吗? 


  看到这条,鹿晗一惊。身为半个动漫迷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句话的意思……他赶忙把手机丢到一边,不再多想。


  君が好ぎだ


  ……


  风越吹越大,落花也越来越多。抹掉脸颊上的水痕,鹿晗掏出手机镜头对准桃树,聚焦,定格。


  落花犹在,人面知何处?


C5


  高考倒计时20天。


  一如既往的到校,一如既往的跑操,一如既往的上课……唯一反常的,就是直到上午的课结束,吴世勋都没有来学校。鹿晗看着前桌空荡荡的位置,趁午休给吴世勋打了个电话。结果是,无人接听。


  “你今天有看到吴世勋吗?”鹿晗还是忍不住问了和吴世勋住同一个小区的同学。


  那同学摇摇头,“不知道,平时他都比我早出门,向来遇不到的。”


  “……”


  “不过看今天这个情况应该是有事请假了吧。你们不是处的好吗,你都不知道?”


  鹿晗点点头,回了座位。


  下午放学,鹿晗又给吴世勋去了个电话,这次还是,无人接听。他实在猜不到吴世勋到底怎么了,不由得就往不好的地方想,焦躁又担心。想直接到他家去,但又觉得有些不好,最终作罢,回了家。


  还没等鹿晗猜出个所以然,第二天就有人直接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这个人是班主任。


  “你们还得继续苦个十多天,人家吴世勋就安逸了,考上了国外的学校,直接免了高考这个大麻烦。”


  考上了国外的学校?鹿晗一头雾水。吴世勋可从来没和他说过出国上学之类的事情啊,还以为他会和自己一样最多考到省外而已。不过也是,论哪方面吴世勋都是不差的,能出去有更大的发展也是理所当然。这一次,鹿晗没有再打电话给吴世勋,不是不想,而是道别,人总是回避的。


  没成想当天晚上竟接到了吴世勋的电话。


  “鹿晗?前几天手机不在我这里,现在才看到你的未接电话。”


  “没事的,反正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那个……你知道我要走了吧?本来想亲口告诉你的,但还是没说出口。”听得出吴世勋好像有些尴尬。


  “嗯。恭喜了。”鹿晗反常的话少。


  “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了吗?”吴世勋有些小心翼翼。


  “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嗯,再见。”


  那边迟疑了几秒,“……再见。”


  鹿晗挂了电话,觉得心里有股无名火就快要冒出来,咕噜咕噜灌了一杯凉水,也没把它浇灭。他想必须得做点什么来缓解这股火气,在床上翻滚半天,最后把相册里吴世勋的照片调出,按了删除,确认。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尾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


  星期六一大早,鹿晗还正在跟周公下棋,刚要将军,就被手机炸响的铃声给闹醒了。


  看都没看一眼来电的是谁,就接起来,没好气的嚷:“我不管你是谁!今天就算是有天大的事儿也拦不住我下棋!”


  那边顿了顿,随后清清嗓子很淡定的来了一句,“上楼来,有东西给你。”


  鹿晗一听“上楼”就知道电话那头的是边伯贤,就更没好气了,“干嘛要我上去!你不能下来啊!”


  边伯贤淡定依旧,回了句,“你还是上来吧,我觉得这事儿不能太随便。”


  听完这句鹿晗就挂了电话。神神秘秘的,搞什么搞……好嘛,那我就看看你到底在玩儿什么!于是揉揉眼睛就趿拉着拖鞋往楼上去了。


  一进门,鹿晗就看见灿白二人正襟危坐表情严肃,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真有啥事儿吧……


  谨慎的走过去,思考了几秒才开口,“那个……找我来是有啥事儿吗……”


  边伯贤“嗖”的一下蹿到鹿晗跟前,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的来了一句,“我们有重要的东西要给你。”


  鹿晗被这阵势给整懵了,愣了愣没说话。然后就看边伯贤从裤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长方形绒布盒子递给他。


  “打开看看。”


  僵硬地接过盒子,鹿晗脑袋瞬间就当机了。我靠,这里面是啥……手表?项链?金条?还是……炸弹?!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打开看了再说!于是干脆的一下打开了盒子,入眼的却是一张“XX娱乐新晋艺人吴世勋出道live”的门票。


  鹿晗舒了口气,拿出门票把绒布盒子塞还给边伯贤,撂下一句“谢了”就要走。


  “就这样?”边伯贤叫住他。


  鹿晗回头对他笑笑,“就这样。”


C6


  live当天,朴灿烈和边伯贤驾车把鹿晗送到场馆。


  “我们在这儿等你,嗨够了回来就行。”边伯贤笑说。


  鹿晗哈哈笑了两声,连声应好。


  看着场馆外已经聚集起来的人群,鹿晗突然有些纠结,自己是不是就不应该来。这里人那么多,场地又那么大,自己能看清他吗……种种顾虑让他觉得越来越别扭,一个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尴尬,他不想那么早进场,于是就跑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上网,想分散一下注意力。


  等他终于下定决心进场的时候,live都快开始半小时了,到检票处磨叽了半天人家才答应给他检票。


  “下面这首歌,是我高中时候写的,对我意义非凡,今天送给你们。”


  鹿晗远远望见吴世勋站在舞台中央,整个人都像是发着光,他看呆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样才好,只好愣愣的站着,听耳际响起熟悉的旋律。


  我曾如此奢望,一路风霜能与你分享,又害怕会这样,依赖着。


  青春看似荒唐,没人会选择投降,我懂你的倔强,你懂我向往。


  ……


  “先生,您的票。”检票员把门票递给他。


  鹿晗觉得自己再也呆不下去了,或许根本就不该来的,他一把抓过票就冲出了场馆。突然想到一句歌词“心中感叹似水流年,不可以留住昨天。”


  就算须臾片刻也好,你是否会想起我呢。


  记得那一年教室里有粉笔的味道,笔尖轻触纸张的声响,远处传来球场上的呐喊,窗户飘进桃瓣的影子。春风吹起少年纯白的校服,怀揣着说不出口的心事,他笑了。


这篇文里有我的经历有我的现在有我的憧憬,想借勋鹿的身份来面对这些美好的,怅然的,过往的。因为处于没有脑洞的时期,不足有很多望多多指教。如果这些文字有些许的触动你,那么谢谢你。最后祝我们可爱可爱最可爱最好最好最最好的小吴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

© 潘Adu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