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各位大大关注 ◁

现在专注搞图了

P图禁all/二传注明出处

无偿接图 有需要走微博 ▷ @岁啦啦

【勋鹿】谁也没有时光机

2014.6


>>>>>>>>>>>>>>>>>>>>>>>>>>>>>>>>>>>>>>


C1


 初春午后,他像往常一样窝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打手机游戏。头顶上翘着一撮深棕色的发,身上挂着一件宽大的深色条纹睡衣,在阳光下不难看出他鼻头上的那一层油,脚上挂着的拖鞋一晃一晃的,以一种旁人看上去极扭曲但他自己却觉得极舒服的姿势在那儿窝了整整一上午。


  突然有人敲门。


  他极不耐烦的朝门的方向问了声谁啊?半晌没人应,只好暂停了游戏穿好拖鞋去开门。没想到门外空无一人,挠挠脑袋正想爆粗,就看到地上有个盒子,拉花上坠着的卡片上写着他的名。


  拿回院子里,他想都没想就把那盒子给拆开了。里面是一个不算新的相册,为什么不说旧?因为那相册保存完好,但卷起的页脚又昭示着人们这相册已经被人翻过很多遍。


  胡乱翻了几页,发现里面全是一个清瘦少年的背影。他有些呆了,又从第一页认认真真的看到了最后一页,直到看到了一张少年在教室座位上写字而另一位少年坐在他旁边搂着他的肩笑的爽朗的照片时。他仿佛看到了时空隧道的大门被打开了,从那门里照射出来的光芒太刺眼。


  刺得他想流泪。


C2


  骑脚踏车的自己,上课时杵着腮神游的自己,和伙伴开玩笑笑的不亦乐乎的自己,被罚站时的自己,在KTV唱歌的自己,在讲台上写黑板的自己,独自走在放学路上的自己……在不同地点的自己,除了那张照片,全是背影。


  记忆急速倒退。


  那是十六岁的夏天。

  他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这段情愫被他偷偷的埋在心底,他小心翼翼的藏着掖着,不被任何人发觉。


  是他们班的体育委员,也是全校数一数二品学兼优的帅哥。和他同岁,名字像他本人那样清澈好看的不像话,鹿晗。有着十多岁少年应有的幽默爽朗,轻狂不羁。


  他总是随身带着足球,不管午休吃饭还是放学回家,无时无刻不见到他踢着那颗足球,就连短暂的课间休息他都不惜从五楼下到足球场去踢一场。还有他总是长的遮住眼睛的刘海,踢球时被汗打湿他就往上一抹,露出光洁的额头。每每看到这一幕,他总是幻想着有朝一日他也要帮他抹刘海,坐在足球场边看他踢球,不管是射门还是角球,他都想将那人奔跑传球的样子一收眼底。然后在上课铃打响的时候为他递上一瓶水,和他并肩走回教室,他想或许他还会揉揉他的脑袋呢。


C3


  高二开学的第一天,鹿晗在开学典礼结束回班的时候拿出了一台单反,许多眼尖的同学都纷纷围了上来,指着他手上的相机议论着。而他只是不厌其烦的回答着同学例如,“哟,土豪啊,这相机多少钱买的?”“啧啧,这玩意儿拍出来的照片真有那么清楚?”的无聊问题,边说边笑。


  后桌的动静实在太惹人恼,转过去扒开几个同学,终于是看见了他的脸。


  “鹿大少,敢情你能有一天不成焦点心里就不舒坦是吧?”


  嘁,他在心里给自己翻了个白眼。眼前的人,不一直都是自己的焦点所在吗。


  那位鹿大少扑闪着大眼睛只是咯咯咯的笑。直到围观的同学散开了,他才贱兮兮的跑到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然后把单反递给了前面的女生,让她给咔擦一张,女生当然愿意。


  天知道那时他的心跳的有多快,为了掩饰,他依然埋头奋笔疾书,而那厮却搂着他笑的灿烂。


  拿过相机,盯着上面的照片,鹿大少又是瘪嘴又是摇头。


  “吴世勋!你怎么一点儿不配合呢!这可是它的第一次啊!”说着把相机举到他的面前。


  吴世勋仍然埋头写字根本没有撂他的意思,鹿大少只好讪讪的回了自己的座位,坐在凳子上盯着照片上那人的发旋儿好一阵,又够头看了看那人的侧脸,才靠回椅背。


  “啧啧,要是抬头了多好。”


  教室里吵得很,他却仿佛过滤了一切喧闹听见了这句低语,把脸埋得更低,笑的肩颤。


C4


  转眼就入了冬,从初冬就一直持续的零下气温,飘雪,给了这个常年温暖的城市一个下马威。


  停了自行车边搓手边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心下突然蹦出个想法来,天这么冷,要不给他织条围巾?


C5


  吴世勋向来是做事不经大脑的冲动派。为了前些天突然冒出来的奇怪想法,他又是上网搜教程又是偷偷请教隔壁的阿姨,还被阿姨笑话说是不是给小女朋友织啊。


  一开始的时候他自己也觉得挺别扭,好歹也算是半个男人了,做什么学人家小姑娘织围巾啊。


  纠结了几天,终于还是没断了要给鹿晗织围巾的念想,骑了车就到毛线王国购置所需品了。


  熬了几晚的夜,终于织出一条,可他又嫌配色不好,丢在一边重新织。又折腾了几个晚上,他终于又织出一条,左看右看,觉得粗糙,再修修改改,乐此不疲。


  终于完工,他买来礼盒,精心包装。想象着鹿晗戴上的样子,傻愣愣的笑。


  可这条围巾,最后也没有送出去。


C6


  高三那年,他的成绩急速下滑。没想到鹿晗居然主动提出帮他补习,他有些愣,推拒的话说的语无伦次。


  很奇怪,吴世勋曾想象过他们俩独处一室的情景,可是机会到来时他却有些不想把握,只剩下满口别扭的拒绝。


  “不用了不用了……我家里给我请了家教的,你也有你的要忙……”


  鹿晗不顾他的拒绝,霸道地说,明天放学后跟我回家。


C7


  时光这才开始走——


  他们并排骑着自行车回家,长长的林荫道,黑褐色的沥青路,行人寥寥无几的路上,渐绿的树叶被风吹的轻轻响,飘进他们的耳朵里,再飘进时光里。


  有一次吴世勋的车胎爆了,一时也找不到地方修,鹿晗干脆就让他坐到自己车的后座上来,载他回去。


  吴世勋至今还记得自己坐在鹿晗后面不敢搂他的腰却又努力保持平衡以免让自己掉下去的样子……鹿晗好像读透了他的心思似的,故意骑得很快,大声说,你不抓着我待会儿掉下去屁股摔个青紫我可不管啊!吴世勋抿抿嘴,小心翼翼的抓着鹿晗的校服下摆,那颗不安分的心又跳的跟个弹力球似的。


C8


  很奇怪,今天的补习吴世勋一点儿也没听进去。


  他拿手枕着下巴看着鹿晗不停蠕动着的唇,越看越觉得鹿晗的嘴唇好看的不行,美得像一个吻。


  那颗弹力球又在他身体里咚咚咚的跳个不停,生怕自己下一秒就要脸红,找借口去上厕所用凉水洗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对自己说,一定要努力,不能让他失望。


  补习结束之后天已经黑下来了,鹿晗跟吴世勋说今天父母加班都不在家,就拿起外套下楼买晚餐去了,走之前还不忘叮嘱他把刚才讲的题再复习一遍。


  后来他有些困了,竟然睡着了。他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梦里面他感觉到鹿晗好看的嘴唇吻了他。


  可是,这真的是梦吗?


  C9


  不知不觉又翻到了相册的最后一页,那张照片再次映入眼帘。吴世勋终于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伸手抚上照片里那人的笑颜,大滴大滴的泪落在透明薄膜上。


  拍摄时间:2004年9月


  照片上一个俊朗的少年,咧开的嘴角,略长的刘海,有些宽大的运动校服,卷起的袖口,他的笑是那样的干净、纯粹。


  这个少年身上的种种,无一不记录着他那段青涩的、美好的暗恋时光,哪怕这段被他悉心珍藏的情愫最终也没有结果,但仍然是他匆匆时光里最美的一笔。


  他这样想着,佯装的擦了擦未干的眼泪,伸手想把这本相册放到书柜的最上层,可不想里面又掉出一张照片。吴世勋本以为是他刚才翻看过的其中一张没有夹稳掉了出来,捡起照片掸掸灰,一看,哪里是他刚才看过的那些。


C10


  那年他们毕业,毕业典礼结束后,同学们都忙着和同伴老师合照。天太热,吴世勋索性就着花坛边一块瓷砖宽的地方坐下来,却不想鹿晗又拿着那台单反来找他拍照。可不同以往的是,鹿晗没有再把相机拿给别人要和吴世勋合照,而是让吴世勋别动,自己要给他拍。


  “别动!给你照一张!”


  吴世勋不免有些紧张,抿抿嘴,眼珠子东看西看的,就是不看镜头,鹿晗恼了。


  “哎!我说你怎么不看镜头啊!重来重来!”


  见鹿晗皱起了眉头,吴世勋才勉为其难的看向镜头,一想到那黑漆漆的镜头底下就是鹿晗的一双眸,心就跳的老快。可又不免开心,这可是鹿晗第一次给自己照相呢。


  吴世勋又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照片上那个白皙的少年,光是看他抿起的嘴和不自然的表情就已经能想象他当时到底有多紧张。将照片放回相册内页,夹好。


  吴世勋突然回想起曾经鹿晗对那台相机又是擦又是保养百般爱护的样子,竟又酸了鼻子。他想象着他是怎样用那台相机记录下那些关于自己的画面,年少时自己偷偷看着他的时候他其实也在看着自己。


  他的感情是这样深厚,且没有一点儿声音。


  吴世勋推开窗户,窗外依旧是春天,沥青公路旁渐绿的树叶在微风中摇曳。他突然很想拍照,无奈没有相机,只好跑去院子里拿了手机。


  从取景框里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天,年少的自己坐在他的单车后座,抓着他的校服下摆,树叶被风吹的轻轻响,长长的林荫路像是走也走不完。


  咔嚓。他定格了整个光阴。


评论
热度(3)

© 潘Adult | Powered by LOFTER